卖油郎

乐乎的一颗老鼠屎(›´ω`‹ )


再一个片段

易恩:才没有误解/台湾土狗这个名字挺帅的啊

马马:好好好,很配你很配你

(走过来站在易恩旁边摸头)

易恩:走开~又不是我的名字

(眯眼)

(马马坐在易恩旁边)

(易恩把狗狗玩偶横放到马马身上)

易恩:以后我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就要跟他一起养一只狗

易恩:然后我们一起牵着绳子去海边遛狗

(易恩拿起遛狗绳晃了晃)

(马马微笑,牵起另一截)

马马:哎呀popo你还挺浪漫的嘛

易恩(眼神飘忽):是啊是啊,天蝎座也是很浪漫啦

(工作人员喊他们抬头拍照)

(顺带一提,伟晋在旁边使劲低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段子。


一个片段吧

易恩跟马马聊天。

易恩:我以后要养狗狗/名字我都想好了,相当帅的名字,就叫台湾土狗

马马:……易恩你对帅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你自己就跟大型犬一样还养什么狗

(把道具狗玩偶甩到他身上)

马马:你养狗以后画风大概就是这样吧哈哈哈哈

(摸出手机拍照)

(易恩瞪)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7-

团大的幻想最终还是被伟晋打断了,伟晋一声高八度的‘威~’把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团大吓了一跳,光速回头差点扭到脖子,结果看到伟晋双目圆睁,没有拿手机的手捂住了嘴,仿佛止戈看到了手牵手的辜裘。
宏正内心咯噔一声,顺着伟晋目光看过去……易恩低头还在埋头苦吃,没什么不对啊。等等,易恩你吃就吃你把脸埋上去干啥,你的手呢?!宏正有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宏正的预感成了真。

伴着伟晋在旁边仿佛被卡住脖子似的抽气声和仿佛热水烧开似的滋滋声,一阵白色的雾气从易恩身上腾起,把他包裹了起来。待白雾散去,椅子上没了易恩的影子,只有一只金棕色的小奶狗懵懵地蹲坐在凳子上。

伟晋终于还是尖叫了起来,宏正只觉得自己应该还在梦里这一定不是现实。
求助,团员不但长出了狗狗耳朵和尾巴,最后干脆变成了小奶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还有主唱不愧是主唱声音怎么都好听不对我怎么还有闲心想这个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天我好像没洗袜子今天出门ljidsaodhkedlsa
额,不好意思,宏正乱码了。
团员们闻声赶来的时候,看到伟晋怀里抱着一只小奶狗在撸毛,宏正在旁边一只手捂着脸叹气,还没等他们发问,就指了指伟晋怀里的小奶狗:这是易恩。
……天啊,这世界是不是突然变得太魔幻了一点??
团员们一边掐着旁边团员的脸,一边觉得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作者脑袋八成有坑。
——————————————————
……我到底在写什么( ノД`)

【易恩】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圣诞番外-

#为什么段子也会有番外?
#为什么番外比正文长???
#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圣诞快乐!

——————————————————————

易恩觉得最近哥哥们特别不对劲。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有天他在宿舍院子里晒太阳,阳光正好,易恩不由自主地化成了树形——自从自己树人的身份曝光了以后,易恩就开始随心所欲地显示自己树人的特性了,就好比说话慢吞吞啦,经常放空啦,懒得收拾……哎?好像之前也是这样的?
好啦不重要。
阳光舒服得让易恩闭了一会儿眼,再睁开时被站在面前的以纶吓了一跳。以纶眯着眼睛对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树干,走开了。
易恩感觉自己不太好,为啥化成了树形还会感觉冷呢?

那天之后,易恩不管看见哪个哥哥,都会得到意味深长的一笑+1,哦,也不全是,见到马马哥得到的是略带歉意的一笑。易恩觉得自己更不好了,马振桓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答案在圣诞节前一天浮出了水面。

宏正把SpeXial的团员们聚在了一起,宣布公司决定给团里放一个圣诞假期。
然后宏正打断了弟弟们的欢呼,说为了联系团内的感情,决定要来一个篝火烤肉趴体!
烤肉!!!!吃货团兴奋了,易恩的眼睛亮了。
兴奋的易恩恩没注意到哥哥们偷偷对他投过来的坏笑。
太不警惕了,我的易恩底迪。

开始分配任务,Teddy,伟晋,风田去买肉和菜。以纶,明杰,晨翔去买圣诞装饰。宏正,子闳,志伟去买零食和饮料。Evan和熊老师去把烤肉架、篝火盆,调料什么的准备好。
易恩听完发现没说到自己,举手提问自己干啥。

易恩,你负责当圣诞树。
易恩:????
易恩表示抗议:我又不是常青树!
哥哥们表示抗议无效:没事没事,就是凑个气氛。
明杰拍拍易恩的肩膀,对他挤了挤眼睛:我们会把你打扮的很好看的。
易恩终于想起前几天被哥哥们的笑统治的恐惧。

趴体现场,酒过三巡,湿背秀成员们几乎都有点微醺。
熊老师一手抱着酒瓶子,另一只手甩着不知道从哪里拿的大葱,嚎叫着把四砖的歌唱了个遍。唱的十分随心所欲,主唱大人看不下去了,试图纠正以维护湿背秀的颜面——宣告失败,不知为何也开始跟着一口大碴子味嚎叫起来——哎呀妈啊,魔性的东北腔。明杰扒着不知道啥时候醉倒,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子闳,大笑着时不时补一句高音。

志伟就着火光和大碴子味的四砖歌,在圣诞树易恩面前翩翩起舞,有编舞的就跳团舞,没有的就即兴表演,那动作看着真是——恩,醉的不清。仔细看的话,后面易恩树也跟着音乐抖动树冠,身上挂着的装饰物被他抖得叮当作响,还真是……蛮吵的。

什么?你问易恩没喝酒怎么也跟着闹?关于这点,熊老师把酒瓶子往身后一藏,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二期成员们乖乖地围在烧烤架旁边。Teddy嘴角噙着笑,认真的烤着肉。晨翔站在在旁边,看着圣诞树旁边Dylan和伟晋勾肩搭背胡乱唱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挥舞着夹子叫好,面前的肉快焦了也不管。Teddy对晨翔翻了个白眼,帮他把肉夹到盘子里去。Evan安安静静地烤着肉,旁边是两个满满堆着烤肉烤翅的盘子——为了某棵圣诞树,小孩子还是需要犒劳一下的嘛。

风田和以纶在旁边为了最后一块蛋糕对峙。以纶说我还小你得让着我,风田表示你说啥?我来自日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宏正看着底迪们胡闹,一脸慈父笑,就着手里的啤酒喝了一口。

圣诞快乐,We are SpeXial!

【易恩】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02-

#放飞自我 part two
#被期末搞疯
#论如何乱用成语
——————————————————————————
刚开始掉叶子的时候易恩没有很在意。
毕竟他是树嘛,冬天到了掉点叶子很正常,经常大惊小怪会神经衰弱的嘛。虽然内地确实比台湾稍微冷了一些,但是还在忍受范围之内,没太大必要穿太厚的衣服啦。男子汉嘛,还是要抗冻的。
易恩想着,吸了吸鼻子。
并不是因为自己忘记带厚衣服。

然而易恩底迪多年安逸的在亚热带的生活,让他忘记了身为一个树人混种在冬天最需要防备的情况。
所以当易恩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叶子掉光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易恩整个人傻掉,贼巴后悔,自己帅气的头发一夜之间就没有了哎呀妈啊( ノД`)
然后迅雷不急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翻出了所有帽子围巾连帽衫,努力思考如何穿撘才能既凸显自己的帅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把这个事隐瞒过去。

结果你们也知道了,易恩的瞒天过海暗渡陈仓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神算被自己亲爱的马马哥一肘子捅漏了。

好吧,好吧,面对哥哥们无情的嘲笑,易恩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来啊!你们继续伤害我啊,我是不会倒的!
恩,有骨气啊我的易恩底迪。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6-

#就当个段子看好了

——————————————————————

执挂了线以后还是懵着的,他觉得可能自己今天没睡饱,果然大通告就是累啊。
执想着,转手拨了个电话。
“大峰~~”
“哎,怎么了志伟。”
“我跟你说,今天易恩他blabla……”
这通伴随着大峰杠铃般笑声的电话暂且不表,另一边SpeXial宿舍的气氛依旧很是沉重。

沉重,应该吧。
或者说沉重的只有团大而已。

Teddy终于给易恩做好一顿……恩,早午餐。青花的瓷盘上,糖心煎蛋铺在烤得香脆的吐司上面,旁边还缀了几片火候恰到好处的培根;透明的杯子里面装了满满一大杯牛奶,还带着点微温——卖相是真不错。
至少在易恩吃之前是的。

是时候吃午饭了,团员们看着吃得很香的易恩咽了咽口水,一齐看向刚刚洗好手的Teddy。Teddy翻了个白眼,说自己今天受到了惊吓,你们自己定外卖吧。然后撸了一把易恩的耳朵回了房间。
他的修图软件已经饥渴难耐了。

团员们面面相觑,充满希冀地看向宏正。结果被宏正赶回去自己的房间了,看什么看,团长也不会烧饭的好嘛。

哦,除了伟晋,伟晋留下跟宏正商量定什么外卖好。
还是心太软啊,团长大人。

现在宏正靠在餐桌上看着易恩吃早午饭,顺带思考人生。
这两天没有工作,倒是可以让易恩在宿舍休息。但是这个耳朵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引起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恢复正常,总不能让易恩一直休息吧……要不以后团里走Cosplay路线?12个180以上的兽耳帅哥什么的……
宏正看着抖了一下耳朵的易恩。
好像还挺带感?
宏正似乎要打开新的大门了快拦……咳,还是别拦着他好了。
想想好像还真的挺带感der。

【段子/短完】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易恩是树人混种,秋天头发会变黄,冬天会稍微掉发有点厉害。因为以前一直在台湾,比较温暖,冬天头发只是会稍微薄一点,看不太出来。
易恩从来没有说过他的混种身份,树人混种的表现也不明显。
所以团员们以及粉丝们都以为他只是个喜欢晒太阳的普通人类而已。

不过今年冬天易恩有些不对劲。
往年他也喜欢戴帽子,但从没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过,连出活动也不摘下来帽子。SpeXial的哥哥们也有点奇怪,台湾今年也没有很冷,为什么易恩裹得只露出脸呢?

还是后来总是跟易恩同一间房间的Evan解答了湿背秀的疑惑。
易恩是树人混种,冬天会视地域掉发。
所以最近在内地拍戏拍多了的易恩,今年冬天秃了。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5-

#天窗天窗
#以后我只写段子(;_;)
#我到底在写什么
#OOC,OOC,OOC
———————————————————————

易恩坐在客厅正中央的沙发上,周围围着在宿舍的SpeXial的成员。包括两个个手机连线——分别属于在内地今天放假一脸正直的执,在内地捶胸顿足一脸遗憾正在午休的Dylan。
伟晋抱着手机在跟有工作没办法脱开身的明杰和以纶扯皮。
颜值担当:直播直播!文字直播!
不是僵尸舞:直播直播!图片直播!
左脸太帅:你们怎么不说给你们拍视频算了!
颜值担当&不是僵尸舞:好啊好啊!!来啊来啊!!
左脸太帅:威~~~
马振桓是早上的通告,现在没办法脱开身,也不好意思像明杰以纶那样求直播,只能在休息的空当盯着群里易恩的照片不知道在脸红什么,手指敲着化妆台的桌子等开工。

现在是中午11点24分,SpeXial宿舍里安静地针掉下来地声音都能听见,气氛十分严肃。
易恩的耳朵抖了一下。团员们食指一动。

“咳。”宏正眉毛挑了挑,“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易恩的情况。”
易恩的耳朵耷拉下来,想到早上的场景,十分委屈。
“我第一个看到的,早上做早餐的时候。”小熊举手,语调莫名带着优越感。
连先生表示不服,“早上起床闻到糊味,就说去厨房看一下,结果看到易恩那副样子站在那里。”晨翔看了一眼小熊,“小熊傻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我以为易恩故意弄成那副样衣在整蛊小熊嘞,结果扑上去发现不是。 ”
小熊翻了个白眼,转头不看连先生表示不屑。
易恩委屈更盛了,他想起来他至今还没吃到的溏心煎蛋。
风田坐在角落疯狂拍照。
子闳一脸冷漠,仿佛很正直,如果不是他悄悄瞄易恩的眼睛出卖了他的话。
“易恩自己好像摸不到也看不到。”小熊继续汇报。
宏正觉得有点心累,“别人可以看到可以摸,还能拍到,但是易恩摸不到吗?这是什么灵异事件啦!易恩你昨天到底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易恩抱着肚子都快要哭出来了,“我就是普通的睡觉起床,想吃点早餐而已!我快饿死了!”
“对哦,易恩的溏心煎蛋。”小熊跑去了厨房。
——这是重点吗我们的陈先生。众人斜眼。

手机里一脸懵逼的执觉得他看不下去了。
自己作为狮子男必须要有点作为了。

于是他挂了连线。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4-

#上一回已经崩了,所以开始放飞自我
#对不起,我好像不小心写成了全员痴汉
#如果你看到了宏晋,不好意思,这两人我无法控制
#还是放飞自我比较爽。

====================================

拯救了易恩的是宏正的morning call。
在电话响起第三声之前,我们的主唱大人就接了起来。所以到底从哪里掏出来的手机?接的很熟练哦,主唱大人。

伟晋接起电话时还带着点喘,笑得太厉害了。宏正敏锐地感觉到有什么不一般的事情发生,非常严肃地问副团长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唱大人老老实实地说了,其间夹杂着各种魔性的笑以及易恩的奶音低音炮:放手啦!!

宏正听完以后,第一反应是以后易恩的工作怎么办。
宏正先生你都不怀疑一下的吗。不愧是主唱大人。
第一反应居然是工作,不愧是团长大人。
我们就假装没听见宏正让伟晋多拍几张照片的事好了。

宏正赶到宿舍的时候,场面已经控制住了。
易恩缩在单人沙发上瑟瑟发抖,旁边围了一群禽兽。哦不是,是满脸关怀的团员。
宏正一脸严肃,打算跟团员们商量一下以后易恩怎么办,努力忽略失落感和蠢蠢欲动的手。
啧,大家长可真不好当。
团长大人如是想。
==========================
               10:24
左脸太帅邀请不是僵尸舞,颜值担当,不要提起这个话题,假酒我只喝真的,去超市又被说单身,逼爸渴死,七色头发可召唤神龙,家法伺候,哪里黄暴了,我不想参与这个话题加入群聊。
               10:26
左脸太帅:
[易恩瑟瑟发抖.jpg]
颜值担当:
你们干了啥把老幺吓成这样,也不带我一个。
不是僵尸舞:
卧槽易恩头上那是啥???
假酒我只喝真的:
[黑人问号.jpg]
哪里黄暴了:
hi哈哈哈哈哈哈哈
家法伺候: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不想参与这个话题:
[加了滤镜的易恩瑟瑟发抖.jpg]
七色头发可召唤神龙:
明杰以纶你们不在真是太可惜。
不是僵尸舞:
可惜什么?!
颜值担当:
!!!!
颜值担当:
word妈你们还是没忍住下手了?!?!禽兽啊你们,不等我回家!!
假酒我只喝真的:
[本王受到了惊吓.jpg]
不要提起这个话题:
……
去超市又被说单身:
……
家法伺候:
威~~~~
七色头发可召唤神龙:
[目瞪口呆.jpg]
不是僵尸舞:
为什么今天有工作!!!
左脸太帅:
威~~你在说啥,原来你一直是这么想的哦(⊙x⊙;)@颜值担当
哪里黄暴了:
hihi哈哈哈哈哈哈哈
逼爸渴死:
你们平时都在想什么啦!!妈妈我要退团还来不来得及Σ(っ °Д °;)っ
                   10:31
家长难当加入群聊。
家长难当:
你们都很闲哦是不是
                   10:34
不要提起这个话题:
……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jpg]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3-

#一通乱上线的团员们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зゝ∠)_

#想了想这个画面真的太美不敢看

#这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_(:зゝ∠)_

===================================

易恩觉得自己正在经历自出生以来最大的危机。

他先是被连先生吓到,然后他现在正在被被连先生召唤过来的团员围攻。

请不要脸红,并不知道你在脸红什么。

他一开始只是被晨翔一把搂住,易恩本来以为会被摸头的,因为确实很好摸啊,马马和伟晋也说很好摸。

易恩下意识又摸了一下头,果然很好摸。

威~快停下,易柏辰底迪你不觉得哪里有点奇怪吗。

结果晨翔一把搂住他不知道在摸什么,易恩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存在的东西被摸到的感觉,有点奇怪。

连先生还超兴奋的跟Teddy说:快来,这个手感超好。

易恩被吓住,到底在摸什么??除了头发还有什么其他手感很好的地方吗?还有为啥小熊也一脸兴奋地靠过来了!说好的溏心煎蛋呢?

重点呢?我的易恩底迪。

连先生的声音有点大,在宿舍的团员都陆续过来了。

伟晋是第一个,难得没有sei的团妈一看到易恩就笑跪了,艰难地在地上挪了几步,宣告失败。

子闳是第二个,一脸迷茫得走过来,然后傻在原地。

风田是最后一个,还在补眠的他眼罩都没有摘,用日语嘀嘀咕咕说着什么,看到易恩以后可疑的红了脸。

三个人在哪里笑跪,愣住,脸红,仿佛是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打破这个风景的,是易恩得空甩了一下的尾巴。

真的哎……三个人一起蹦出了这句话,然后伟晋和风田冲了上去。

 

现在,钻石美男正在经历自出道以来最大的危机。

他看着被今天在宿舍里面休假的团员围起来的易恩,试图保持一张冷漠脸。

自己可是有偶像包袱的男人,子闳不断催眠自己,努力压抑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

自己可是……

“子闳你快来,超好摸的!!”伟晋招呼纠结的子闳。

去他的偶像包袱。湿背秀有过吗?

钻石美男从善如流地上了手。

果然超好摸。

子闳一本满足。

易恩一脸惊吓地看着围着自己莫名兴奋地不知道在摸什么的的团员们,后背漫上一阵凉凉麻麻的感觉。

易恩觉得粉丝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自己在这里好危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