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

乐乎的一颗老鼠屎(›´ω`‹ )

【刺客列传/双白】强迫症

#不知所云_(:з」∠)_
#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写刀子
#或者说写不来……
#一发完

———————————————————————————

蹇宾睁开眼时比平时晚了4分26秒。刷牙时,不小心左边比平时多刷了一下。
今天早上似乎跟平时不一样。
他用毛巾擦完脸,觉得手上有东西,去洗了一遍手,再擦干手,又觉得手上有东西。
他又洗了一次。
就这样重复了三次,他强迫自己停下来。
走出洗漱间的时候比平时晚了9分29秒。蹇宾眉头皱了起来,的脚步不自觉地加重,他走去厨房准备早餐。
食材在冰箱已经分装罗列好,他一个一个拿出来,按次序摆在料理台上。
今天是周二,早餐是三明治,只需要烤好面包然后铺好食材就好,跟平常一样,只需要4分30秒。
可是不知为什么,烤吐司机似乎坏掉了。120秒以后面包片没有弹出来。蹇宾左手食指不停地敲着自己的睡裤中线,右手敲打了两下烤吐司机,等了30秒之后,他不耐烦地关掉电源,把面包片拿了出来。很好,加热的部分也坏掉了。
今天是星期二,必须吃烤吐司三明治。
蹇宾把面包片扔进烤箱,设定好时间,在厨房来回踱步。他左手抱着胸,托着右手肘,牙齿轻咬右手食指关节处的皮肤。
今天一天都不对劲。
烤箱提示音响了,蹇宾立刻停止踱步,把面包片弄了出来开始铺食材。他铺的很仔细,一点都不能差。
三明治做完比平时晚了18分47秒。
现在是早上6点59分,他打包好三明治,站在料理台旁不停地看着手表,左手食指不断地敲打着自己的睡裤中线。
时间,时间。
今天已经被毁掉了。
7点整,蹇宾大步走向卧室换衣服,领带的选择让他犯了难,昨天选好的素色领带今天看着好像不太合适了。他想了想,挑了一条黑底云纹的领带。
7点10分整,蹇宾准备就绪,出门了。
楼下有一家小小的咖啡店,蹇宾每天早上都要去买一杯黑咖啡。推门进去,风铃声仿佛比平时大了一些。
“你好,欢迎光临。”入耳的声音跟平时不太一样,活泼,健气,没有以前懒散的感觉。
“你是谁?”
“我吗?我姓齐,是来这里打工的,老板还在睡……”
蹇宾内心躁动的时钟平息了,从睁眼开始就在自己脑子里尖叫的闹钟仿佛被人按了休止键。
啊,是了,就是这个。
仿佛一切都入了正轨。
蹇宾今天第一次感觉一切都没问题。

END

【刺客列传/双白无差】但是他没有-段子01

       蹇宾说出那句“跟我进来”时,心里满是忐忑。他自知像小齐那样纵横山野之人,多半对这朝堂权野之事不喜。只是当时那段在山野的时光太过自在,他实在难以割舍小齐在身边时的那份安心。他虽承袭爵位不久,但到底也是在这权野中长大的,察颜观色的本事自是一流,他看出小齐知道自己身份时的惊疑,也看出他眉目间暗含的厌恶。不过思及那时在山上,小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自己请他下山的请求,还是忍不住抱着试一试的心思开口挽留,但是心里也未抱太大希望。
      蹇宾以为齐之侃会拒绝的。
      但是他没有。蹇宾看到小齐转过身来,眉间微皱,带着些犹豫和无措。但也只是一瞬,下一秒,像是想到了什么,神情阴晴不定,倒也是坚定了下来。蹇宾在小厮的搀扶下转身向候府内走去,听到身后小齐跟上来时衣服相互摩擦的声音,内心漫上一阵令人舒心的酥麻,但是手脚却渐渐染上冰凉,他本能的感到开心,但他的理智却意识到,小齐这一跟,将会迈进怎样的黑暗。

————————————————————
灵感来源于那首英文短诗“But you didn't.”
本来打算写几个印象深刻的情节来的,试着写了一段后发现文笔太差,写的不好不说,也没什么自己的想法,就作罢了。这是我第一次写东西,不得不说刺客真有毒,双白剧毒(›´ω`‹ )
OOC瞩目,ooc瞩目
附上:
蹇宾以为齐之侃会拒绝他的邀请,但是他没有。
蹇宾以为齐之侃会对他失望,但是他没有。
蹇宾以为齐之侃会抛下一切离开,但是他没有。
齐之侃没有做许多蹇宾以为他会做的事,因此遖宿一战,虽凶多吉少,但蹇宾以为齐之侃仍会出乎他意料。
但是齐之侃没有。

其实最后想说,蹇宾大致知道齐之侃回不来了,但思及之前,心里多少抱了一丝希望。可偏偏没想到,小齐没有做那么多他以为会做的事,只有这件,他做了。

(›´ω`‹ )哦,好烂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