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

乐乎的一颗老鼠屎(›´ω`‹ )

【刺客列传/全员cp向】大家都知道钧天酒吧里面那个乐队的名字。-2-

#流水账,本想写个段子结果莫名其妙越来越长

#不光带啟昆、裘振玩,控制不住又带了一堆人一起玩

#真的要思考要不要带单身狗王玩了

#阿离还没有上线,我好难过。

#全程存在感薄弱的乐队。

#没有剧情,没有专业知识,没有文笔,作者好像也没有脑子

#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就混了演员性格,所以OOC是我的,OOC到不能自已。

#仅图君一乐。

=============================================

    裘振在吧台后面擦着杯子,无所事事的观察着酒吧里面的客人们。魏老、若老和翁老一如既往的坐在酒吧最显眼的桌子上,每人手里拿了个那种老干部搪瓷杯,一边品茶一边讨论(互)时政(怼)。今天似乎是老样子,一开始还是相谈甚欢,没几句,魏老和翁老就开始联合起来一起怼若老,气得若老的脸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青,煞是好看。裘振摇摇头,放下手里擦好的被子,又拿起一个擦了起来。

    魏老,翁老,若老都是知名的钧天大学里——对对,钧天大学,就是执明他们的学校。没错,就是那么巧,钧天大学旁边有个钧天酒吧,钧天酒吧老板还是执明他表哥——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自执明带着他们各自的得意门生出来搞乐队之后,就火速相熟了起来,劝解不成,就有事没事就相约一起来看自己的学生。一开始也算相谈甚欢,结果谈着谈着就为了各种原因开始争论,手里的搪瓷杯子敲桌子敲得哐哐直响,都换了好几个了。但奇怪的是,每次三位老教授聚在一起总要怼,不对,争论个你死我活,经常不欢而散,但每次还是相约一起来。尤其是若老,十次得有八次论着论着,魏老和翁老就开始一起怼若老,每次都气的若老脸色发青,尽管如此,若老还跟着他们一起来,没自个儿来的意思。

    也许这就是真爱吧……裘振煞有其事地点点头着,准备放下手里擦干净的杯子,结果被旁边传来的一声幽幽的叹息吓得差点没拿住。

    “卧槽,莫澜你啥时候来的,也不说一声。”裘振手忙脚乱的拿稳杯子,擦杯子的布掉在了吧台上。叹息的是莫澜,执明的铁杆小跟班,据说家里跟执明家里是世交,从小跟执明一起长大,是二世祖二号。因为执明的关系,几乎每天都回来酒吧逛一圈,而且为人幽默爽快,颇为通透,所以基本经常来酒吧的都跟莫澜关系不错,就算冷淡如裘振也是。

    “好看啊,好看。当真是好看,好看极了……”莫澜没有回答裘振,双眼发直地坐在吧台上,托着脸,不断地喃喃,“如谪仙一般的人,玲珑剔透……”。

    “莫澜?喂?回神回神!”裘振在莫澜眼前摆摆手,没回应。哎呦喂,这有情况啊这。裘振心里想着,猛地拍了一下莫澜。

    “哎呦,哪个打的大爷我?!”莫澜被拍得身子一歪,差点滑下吧台椅。

    “是你哥哥我。”裘振又拍了莫澜一下,“想什么呢那么入神,还好看好看的,咋着,恋爱了?”裘振一手撑着吧台,邪笑着逼近莫澜。

    “去去去,恋爱个鬼。”莫澜一脸嫌弃地把裘振推开,悄悄看一眼四周,没发现情况,心里松了口气。想起裘振问的,又捧着脸一脸迷醉地说:“我跟你说,我昨天在瑶光月庆上看见一个人在台上唱歌,唱的真好听,而且,哎呀,人长得太好看了,当真是好看,好看极了……”

    裘振看着他又想陷入‘好看好看真好看’的复读模式,急忙打断了他:“瑶光?就是隔壁浮玉街的那个商城?你不是不追星吗,瑶光请了什么小明星把我们莫澜迷成这样。”莫澜捧着脸瞥了裘振一眼,“你这话听这怎么不大对劲啊,不是什么小明星,是瑶光家小公子。据说是跟发小打赌打输了,正赶上瑶光月庆就上台唱了一首。”

    “打听还挺清楚啊你。”裘振一脸玩味的上下打量莫澜,“怎么,咱们莫少这是芳心暗许了?”

    “说话怎么没个把门的,我这是纯粹对美的欣赏!纯欣赏美人不行吗!”

    “美人?莫澜你碰见啥美人了?”

    后面执明的声音突然传过来,莫澜转身,看见执明背着个包正在往吧台走,后面跟着钧天大陆的成员。陵光背着吉他落在后面一点跟公孙聊着天,看见裘振脚步顿了顿,冷哼一声,拽了一下公孙就绕着吧台走向准备室。公孙被拉了一个趔趄,无奈地冲着裘振笑笑,跟执明他们招呼了一声忙着追陵光去了。

    执明挥了挥手没在意,兴致勃勃地拉着莫澜询问美人的事,倒是仲堃仪满脸无奈地过来了,身边跟着一脸严肃但眼底燃烧着八卦之火的孟章。

    “裘振,你跟陵光咋回事?怎么每次陵光看见你都没啥好脸色。”

    “其实没啥事,历史遗留问题,都是陵光那小子想不开。” 裘振看着被孟章紧拽着的仲堃仪的衣角,又看着另一边似乎沉浸在自己世界说悄悄话,耳朵却支起来的蹇、齐二人,无声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需要召唤一下啟昆。

    裘振是陵光的竹马哥哥,从小就特别宠陵光,陵光也挺喜欢这个小哥哥的,对陵光来说裘振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人,只有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配的上他裘振哥哥。陵光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给他裘振哥哥找个最漂亮最温柔最优秀的媳妇。从陵光6岁知道啥是媳妇,啥是嫂子开始开始,就幻想自己将有个如何如何优秀的嫂子。谁知道,他从小笔直笔直的裘振哥哥出去上了趟大学,回来却带回来个男朋友啟昆。当时正在上初二的叛逆期中二少年陵光感觉仿佛被全世界背叛,他感觉自己的愿望就被邪恶的啟昆残忍的敲碎了。

    梁子就是这么结下的,啟昆表示自己很无辜。

    自那以后,陵光一见到啟昆就怼他,从长相发型怼到穿衣品味。裘振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个以前明明挺温柔的弟弟怎么了。啟昆脾气倒是挺好,陵光怎么怼他都不生气,也不还嘴,还安慰觉得陵光有点过分的裘振说“没关系,小孩子嘛。”然后每次都趁着裘振不注意,抓紧机会当着陵光的面跟裘振卿卿我我,实力秀恩爱。然后余光瞄着气得脸色铁青,转身就走的陵光暗自冷笑:哼哼,小屁孩。

   ——哎,刚谁说啟昆无辜来着?反正不是我[二哈]。

    久而久之,陵光连带着对着裘振也没啥好脸色了,这梁子至今还未解。说起这段事来,裘振觉得自己挺委屈的,自己就谈了个恋爱,哪里招惹到这个小祖宗了呢?

    ——“裘哥哥你别想明白了,中二时期的少年的脑回路是最不可理喻的。”置身事外一览无余的仲堃仪孟章等人,觉得自己需要刷新一下对陵光的看法。

-----------------------------------

#真的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了。

#tag好难打  

评论(1)

热度(39)

  1. 七只影卖油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