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

乐乎的一颗老鼠屎(›´ω`‹ )

【刺客列传/全员cp向】大家都知道钧天酒吧里面那个乐队的名字。

#乐队梗、流水账

#带啟昆、裘振玩

#不知道带不带单身狗王玩

#没有剧情,没有专业知识,没有文笔,作者好像也没有脑子

#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就混了演员性格,所以OOC是我的。

#仅图君一乐。

================================

    钧天酒吧的常客都知道,酒吧有个不走心的驻唱乐队,乐队成员各个性格不同,却偏偏凑在了一起,明明乐风各异,演奏出来却相得益彰,有种莫名的感染力。钧天酒吧的熟客都觉得,可能他们有毒。

    乐队的名字很有意思,熟客都觉得乐队肯定跟酒吧老板不可描述的关系,酒吧叫钧天,乐队名叫做钧天大陆,队长执明每次喊出这个名字时都带着强烈的不可一世感,好像他这个乐队是这个酒吧根基似的。酒吧老板啟昆听了只是大笑着点头,说这话也没说错,酒吧里熟客得有一半是来看他们的。

    为什么呢?除了之前说的明明乐风混乱却莫名吸引人的毒性之外,乐队成员们包含了各式各样难得一遇的帅哥——没错,就是因为脸。有玩世不恭的,有光风霁月的,有高冷腹黑的,有正气凛然的……乐队里七个成员几乎包含了女生们幻想的所有男神类型,所以钧天永远都少不了慕名而来的各方妹子以及……汉子。

    鼓手执明是个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土豪,据小道消息说,这个乐队好像就是他一手出资拉人建起来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他觉得一个人打鼓不好玩。

——小道消息的传出人仲堃仪翻了个白眼,连连感叹土豪的想法真的是常人不可理解的。

    仲堃仪是乐队的主唱之一,因为跟执明是大学舍友,因为某个不可描述的原因磨着执明非得要加入乐团。没错,作为一个对乐器一窍不通的工商管理专业的学生,仲堃仪就仗着自己跟执明的裙带关系,非常不要脸的在乐队占了个主唱的位子。好在仲堃仪有天赋,有个好嗓子,再加上因为某个不可描述的原因苦练的唱功,勉强算是坐实了这个位子。

     乐队的另一个主唱名字叫蹇宾,负责高音部分,据说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毕业的高材生,平时面无表情,气场十分强大。与之强大的气场不同的是声音十分清亮,唱起歌来又苏又撩,毒性超强。根据齐之侃的消息,蹇宾之前还参加过某大型歌唱比赛,成绩相当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何没有顺势进那个圈子,而且连他的比赛视频都神秘消失了。至于像蹇宾这样浑身都是迷,恨不得在脸上写上精英二字的人是如何加入这个不走心的乐团的,那就不得不说说齐之侃了。齐之侃是乐队的吉他手,剑眉星目,是个带着正气的小帅哥,吉他弹的十分炫目。其实一开始是执明只是打算拉他进来当队里的吉他手来着,没想到他答应了以后又附赠了个蹇宾。没错,蹇宾是跟着齐之侃过来的。讲真哦,一个大学生玩票似的乐队,您一个步入社会的精英来干啥?蹇宾对发出此等疑问的仲堃仪冷笑,曰:“怕小齐跟丢了。”回头就对齐之侃笑的阳光明媚。对此仲堃仪表示,没眼看,辣眼睛。 

    乐队嘛,贝斯手自然是必不可少的。贝斯手孟章是仲堃仪做家教时认识的,自小就学习乐器,是个有点瘦小的娃娃脸,喜爱穿绿色,看起来还未成年,实际上也是他们之中最小的,刚刚上大学的年纪。不过孟章却没有那种少年人的活泼,脸上经常一副正经严肃的表情,周身都是那种不太符合他那张娃娃脸的沉静气质。熟客都觉得他可能是是队里唯一的正经人。

    之前说的仲堃仪的“不可描述的原因”就是他。仲堃仪有个习惯,喜欢拉自己看好的人进自己的交际圈,执明就是那么认识孟章的。执明有了要组建乐队的念头之后,第一个找的就是孟章,孟章那时刚上大学,没什么事就答应了。仲堃仪那时候也是听说执明要搞乐队这事来的,但是他对这个没啥兴趣,本来是没再关注了。后来从孟章那里听说要跟着执明搞乐队,仲堃仪就慌张了,别啊自己家小葱还没长好呢,怎么能跟着那个二世祖老司机,被偷拔了咋办?!想着,仲堃仪就不干了,回去磨着执明也要加入。

    执明一脸懵逼,之前说吾等仙人不懂凡人音乐的,感情不是您?咋着,怎么这就下凡了?

    总之,不可描述,不可描述。

    陵光和公孙钤是自己找到执明的。那时候乐队已经差不多有了个雏形,执明还去找了他表哥啟昆,跟他的钧天酒吧搭上了线,带着他们去当了驻唱,名字也是那时候起的,把啟昆气的翻了好几个白眼。执明刚跟啟昆敲定好时间没几天,陵光就背着吉他踹开了练习室的门说要加入乐队。别人还一脸懵逼的时候,执明眼睛倒是亮了,大喊着这性格我喜就拍板收了陵光,一点都没有考虑队里还有一个吉他手。 齐之侃是无所谓再加个吉他手进来的,反正乐队有两个吉他手也是很平常的事,可是蹇宾当时脸就黑了,想去“温柔提醒”下执明的时候被齐之侃拦了下来,温柔地劝了半天,听的旁边仲堃仪和孟章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才劝下蹇宾。就这样陵光就入了伙,还带了个玩键盘的公孙。其实当时公孙是跟着陵光一起来的,只是陵光震撼的出场掩盖了看似安静老实的公孙。事后,众人回忆起来都纷纷捶胸顿足,都是被陵光蒙蔽了眼啊,谁能想到那个公孙是个撩天撩地的老司机啊,然后纷纷抱紧了自家男票。

    这些往事都是不能说出口但所有人都知道的秘辛,不知从谁哪儿听的,反正只要来过几次钧天酒吧,多少都能说道个一二,还衍生了无数版本,自带情感纠葛,特精彩。对此,酒吧老板啟昆笑得神秘莫测,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

#可能还有后续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