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油郎

乐乎的一颗老鼠屎(›´ω`‹ )

提醒新入圈的小仙女,B站请屏蔽我爱小莱

……恩,很熟悉了

嘿嘿嘿:

今天搜索B站刺客列传关键词,首页出现了一个哭仙狗的视频。





阿婆主叫做我爱小莱,在饭圈臭名昭著。怕新入圈的姑娘们不知道,所以说明一下。希望查杰家/执离家/彭彭家/仲孟家/一姐家的姑娘们千万不要点进去,更不要留言留弹幕。让她没有点击率没有播放率没有热度沉下去就好。


因为这个阿婆主是个查杰/慕容离/彭昱畅/虞祎杰黑,已经被挂了无数遍。她在WB各种diss演员和角色,恶意诅咒演员全家和饭群,语言下流恶毒至极。下面是一些截图,只是冰山一角。


她曾经做过执离的生子视频叫做《春寒》,也请不要点进去。因为她明确说过是为了积攒热度所以才要留着执离视频蹭人气的,还说给执离视频留言点赞的人都很下贱。请拉黑这个人,无视她不给热度就好。


千万不要去撕逼,因为她就是个无赖神经病,你越撕她越开心,然后诅咒演员诅咒的越欢。无视和拉黑是目前最好的方法。或者B站的手机APP有踩的功能也可以使用。






















再一个片段

易恩:才没有误解/台湾土狗这个名字挺帅的啊

马马:好好好,很配你很配你

(走过来站在易恩旁边摸头)

易恩:走开~又不是我的名字

(眯眼)

(马马坐在易恩旁边)

(易恩把狗狗玩偶横放到马马身上)

易恩:以后我如果有了喜欢的人,就要跟他一起养一只狗

易恩:然后我们一起牵着绳子去海边遛狗

(易恩拿起遛狗绳晃了晃)

(马马微笑,牵起另一截)

马马:哎呀popo你还挺浪漫的嘛

易恩(眼神飘忽):是啊是啊,天蝎座也是很浪漫啦

(工作人员喊他们抬头拍照)

(顺带一提,伟晋在旁边使劲低头假装自己不存在)


段子。


一个片段吧

易恩跟马马聊天。

易恩:我以后要养狗狗/名字我都想好了,相当帅的名字,就叫台湾土狗

马马:……易恩你对帅是不是有什么误解/你自己就跟大型犬一样还养什么狗

(把道具狗玩偶甩到他身上)

马马:你养狗以后画风大概就是这样吧哈哈哈哈

(摸出手机拍照)

(易恩瞪)


妈啊居然百粉了!!
悄悄的看看有没有人点梗吧。
湿背秀,刺客都行。
……就不打tag了,随缘吧。

湿背秀全员现代欢脱带孩子😄
……更了就删……以防我忘记😂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7-

团大的幻想最终还是被伟晋打断了,伟晋一声高八度的‘威~’把不知道神游到哪里的团大吓了一跳,光速回头差点扭到脖子,结果看到伟晋双目圆睁,没有拿手机的手捂住了嘴,仿佛止戈看到了手牵手的辜裘。
宏正内心咯噔一声,顺着伟晋目光看过去……易恩低头还在埋头苦吃,没什么不对啊。等等,易恩你吃就吃你把脸埋上去干啥,你的手呢?!宏正有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宏正的预感成了真。

伴着伟晋在旁边仿佛被卡住脖子似的抽气声和仿佛热水烧开似的滋滋声,一阵白色的雾气从易恩身上腾起,把他包裹了起来。待白雾散去,椅子上没了易恩的影子,只有一只金棕色的小奶狗懵懵地蹲坐在凳子上。

伟晋终于还是尖叫了起来,宏正只觉得自己应该还在梦里这一定不是现实。
求助,团员不但长出了狗狗耳朵和尾巴,最后干脆变成了小奶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还有主唱不愧是主唱声音怎么都好听不对我怎么还有闲心想这个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天我好像没洗袜子今天出门ljidsaodhkedlsa
额,不好意思,宏正乱码了。
团员们闻声赶来的时候,看到伟晋怀里抱着一只小奶狗在撸毛,宏正在旁边一只手捂着脸叹气,还没等他们发问,就指了指伟晋怀里的小奶狗:这是易恩。
……天啊,这世界是不是突然变得太魔幻了一点??
团员们一边掐着旁边团员的脸,一边觉得这个世界太不真实了,作者脑袋八成有坑。
——————————————————
……我到底在写什么( ノД`)

【易恩】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圣诞番外-

#为什么段子也会有番外?
#为什么番外比正文长???
#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圣诞快乐!

——————————————————————

易恩觉得最近哥哥们特别不对劲。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
有天他在宿舍院子里晒太阳,阳光正好,易恩不由自主地化成了树形——自从自己树人的身份曝光了以后,易恩就开始随心所欲地显示自己树人的特性了,就好比说话慢吞吞啦,经常放空啦,懒得收拾……哎?好像之前也是这样的?
好啦不重要。
阳光舒服得让易恩闭了一会儿眼,再睁开时被站在面前的以纶吓了一跳。以纶眯着眼睛对他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树干,走开了。
易恩感觉自己不太好,为啥化成了树形还会感觉冷呢?

那天之后,易恩不管看见哪个哥哥,都会得到意味深长的一笑+1,哦,也不全是,见到马马哥得到的是略带歉意的一笑。易恩觉得自己更不好了,马振桓你们到底在笑什么?!

答案在圣诞节前一天浮出了水面。

宏正把SpeXial的团员们聚在了一起,宣布公司决定给团里放一个圣诞假期。
然后宏正打断了弟弟们的欢呼,说为了联系团内的感情,决定要来一个篝火烤肉趴体!
烤肉!!!!吃货团兴奋了,易恩的眼睛亮了。
兴奋的易恩恩没注意到哥哥们偷偷对他投过来的坏笑。
太不警惕了,我的易恩底迪。

开始分配任务,Teddy,伟晋,风田去买肉和菜。以纶,明杰,晨翔去买圣诞装饰。宏正,子闳,志伟去买零食和饮料。Evan和熊老师去把烤肉架、篝火盆,调料什么的准备好。
易恩听完发现没说到自己,举手提问自己干啥。

易恩,你负责当圣诞树。
易恩:????
易恩表示抗议:我又不是常青树!
哥哥们表示抗议无效:没事没事,就是凑个气氛。
明杰拍拍易恩的肩膀,对他挤了挤眼睛:我们会把你打扮的很好看的。
易恩终于想起前几天被哥哥们的笑统治的恐惧。

趴体现场,酒过三巡,湿背秀成员们几乎都有点微醺。
熊老师一手抱着酒瓶子,另一只手甩着不知道从哪里拿的大葱,嚎叫着把四砖的歌唱了个遍。唱的十分随心所欲,主唱大人看不下去了,试图纠正以维护湿背秀的颜面——宣告失败,不知为何也开始跟着一口大碴子味嚎叫起来——哎呀妈啊,魔性的东北腔。明杰扒着不知道啥时候醉倒,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子闳,大笑着时不时补一句高音。

志伟就着火光和大碴子味的四砖歌,在圣诞树易恩面前翩翩起舞,有编舞的就跳团舞,没有的就即兴表演,那动作看着真是——恩,醉的不清。仔细看的话,后面易恩树也跟着音乐抖动树冠,身上挂着的装饰物被他抖得叮当作响,还真是……蛮吵的。

什么?你问易恩没喝酒怎么也跟着闹?关于这点,熊老师把酒瓶子往身后一藏,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二期成员们乖乖地围在烧烤架旁边。Teddy嘴角噙着笑,认真的烤着肉。晨翔站在在旁边,看着圣诞树旁边Dylan和伟晋勾肩搭背胡乱唱歌,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挥舞着夹子叫好,面前的肉快焦了也不管。Teddy对晨翔翻了个白眼,帮他把肉夹到盘子里去。Evan安安静静地烤着肉,旁边是两个满满堆着烤肉烤翅的盘子——为了某棵圣诞树,小孩子还是需要犒劳一下的嘛。

风田和以纶在旁边为了最后一块蛋糕对峙。以纶说我还小你得让着我,风田表示你说啥?我来自日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宏正看着底迪们胡闹,一脸慈父笑,就着手里的啤酒喝了一口。

圣诞快乐,We are SpeXial!

【易恩】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02-

#放飞自我 part two
#被期末搞疯
#论如何乱用成语
——————————————————————————
刚开始掉叶子的时候易恩没有很在意。
毕竟他是树嘛,冬天到了掉点叶子很正常,经常大惊小怪会神经衰弱的嘛。虽然内地确实比台湾稍微冷了一些,但是还在忍受范围之内,没太大必要穿太厚的衣服啦。男子汉嘛,还是要抗冻的。
易恩想着,吸了吸鼻子。
并不是因为自己忘记带厚衣服。

然而易恩底迪多年安逸的在亚热带的生活,让他忘记了身为一个树人混种在冬天最需要防备的情况。
所以当易恩意识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叶子掉光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易恩整个人傻掉,贼巴后悔,自己帅气的头发一夜之间就没有了哎呀妈啊( ノД`)
然后迅雷不急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翻出了所有帽子围巾连帽衫,努力思考如何穿撘才能既凸显自己的帅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把这个事隐瞒过去。

结果你们也知道了,易恩的瞒天过海暗渡陈仓自以为天衣无缝的神算被自己亲爱的马马哥一肘子捅漏了。

好吧,好吧,面对哥哥们无情的嘲笑,易恩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来啊!你们继续伤害我啊,我是不会倒的!
恩,有骨气啊我的易恩底迪。

【SpeXial/全员宠恩】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 -06-

#就当个段子看好了

——————————————————————

执挂了线以后还是懵着的,他觉得可能自己今天没睡饱,果然大通告就是累啊。
执想着,转手拨了个电话。
“大峰~~”
“哎,怎么了志伟。”
“我跟你说,今天易恩他blabla……”
这通伴随着大峰杠铃般笑声的电话暂且不表,另一边SpeXial宿舍的气氛依旧很是沉重。

沉重,应该吧。
或者说沉重的只有团大而已。

Teddy终于给易恩做好一顿……恩,早午餐。青花的瓷盘上,糖心煎蛋铺在烤得香脆的吐司上面,旁边还缀了几片火候恰到好处的培根;透明的杯子里面装了满满一大杯牛奶,还带着点微温——卖相是真不错。
至少在易恩吃之前是的。

是时候吃午饭了,团员们看着吃得很香的易恩咽了咽口水,一齐看向刚刚洗好手的Teddy。Teddy翻了个白眼,说自己今天受到了惊吓,你们自己定外卖吧。然后撸了一把易恩的耳朵回了房间。
他的修图软件已经饥渴难耐了。

团员们面面相觑,充满希冀地看向宏正。结果被宏正赶回去自己的房间了,看什么看,团长也不会烧饭的好嘛。

哦,除了伟晋,伟晋留下跟宏正商量定什么外卖好。
还是心太软啊,团长大人。

现在宏正靠在餐桌上看着易恩吃早午饭,顺带思考人生。
这两天没有工作,倒是可以让易恩在宿舍休息。但是这个耳朵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引起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恢复正常,总不能让易恩一直休息吧……要不以后团里走Cosplay路线?12个180以上的兽耳帅哥什么的……
宏正看着抖了一下耳朵的易恩。
好像还挺带感?
宏正似乎要打开新的大门了快拦……咳,还是别拦着他好了。
想想好像还真的挺带感der。

【段子/短完】如果易恩是树人混种?

易恩是树人混种,秋天头发会变黄,冬天会稍微掉发有点厉害。因为以前一直在台湾,比较温暖,冬天头发只是会稍微薄一点,看不太出来。
易恩从来没有说过他的混种身份,树人混种的表现也不明显。
所以团员们以及粉丝们都以为他只是个喜欢晒太阳的普通人类而已。

不过今年冬天易恩有些不对劲。
往年他也喜欢戴帽子,但从没把自己裹得那么严实过,连出活动也不摘下来帽子。SpeXial的哥哥们也有点奇怪,台湾今年也没有很冷,为什么易恩裹得只露出脸呢?

还是后来总是跟易恩同一间房间的Evan解答了湿背秀的疑惑。
易恩是树人混种,冬天会视地域掉发。
所以最近在内地拍戏拍多了的易恩,今年冬天秃了。

【刺客列传/双白】强迫症

#不知所云_(:з」∠)_
#犹豫了一下,决定不写刀子
#或者说写不来……
#一发完

———————————————————————————

蹇宾睁开眼时比平时晚了4分26秒。刷牙时,不小心左边比平时多刷了一下。
今天早上似乎跟平时不一样。
他用毛巾擦完脸,觉得手上有东西,去洗了一遍手,再擦干手,又觉得手上有东西。
他又洗了一次。
就这样重复了三次,他强迫自己停下来。
走出洗漱间的时候比平时晚了9分29秒。蹇宾眉头皱了起来,的脚步不自觉地加重,他走去厨房准备早餐。
食材在冰箱已经分装罗列好,他一个一个拿出来,按次序摆在料理台上。
今天是周二,早餐是三明治,只需要烤好面包然后铺好食材就好,跟平常一样,只需要4分30秒。
可是不知为什么,烤吐司机似乎坏掉了。120秒以后面包片没有弹出来。蹇宾左手食指不停地敲着自己的睡裤中线,右手敲打了两下烤吐司机,等了30秒之后,他不耐烦地关掉电源,把面包片拿了出来。很好,加热的部分也坏掉了。
今天是星期二,必须吃烤吐司三明治。
蹇宾把面包片扔进烤箱,设定好时间,在厨房来回踱步。他左手抱着胸,托着右手肘,牙齿轻咬右手食指关节处的皮肤。
今天一天都不对劲。
烤箱提示音响了,蹇宾立刻停止踱步,把面包片弄了出来开始铺食材。他铺的很仔细,一点都不能差。
三明治做完比平时晚了18分47秒。
现在是早上6点59分,他打包好三明治,站在料理台旁不停地看着手表,左手食指不断地敲打着自己的睡裤中线。
时间,时间。
今天已经被毁掉了。
7点整,蹇宾大步走向卧室换衣服,领带的选择让他犯了难,昨天选好的素色领带今天看着好像不太合适了。他想了想,挑了一条黑底云纹的领带。
7点10分整,蹇宾准备就绪,出门了。
楼下有一家小小的咖啡店,蹇宾每天早上都要去买一杯黑咖啡。推门进去,风铃声仿佛比平时大了一些。
“你好,欢迎光临。”入耳的声音跟平时不太一样,活泼,健气,没有以前懒散的感觉。
“你是谁?”
“我吗?我姓齐,是来这里打工的,老板还在睡……”
蹇宾内心躁动的时钟平息了,从睁眼开始就在自己脑子里尖叫的闹钟仿佛被人按了休止键。
啊,是了,就是这个。
仿佛一切都入了正轨。
蹇宾今天第一次感觉一切都没问题。

END